我愿荣光归于我的蒙古

南蒙古
我愿荣光归于我的蒙古。

对于我们南蒙古人来讲,香港是个陌生的遥远的南蛮。我们蒙古人对南蛮子的看法是比较固化的,南蛮人应该是猥琐,怯懦,逆来顺受的人群,天生就应该受人蹂躏。通过上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流行的港片,比如李小龙的功夫片,成龙的警匪片,周润发的赌王等影片使我们对香港有了一些粗浅的印象,香港就是一个鱼龙混杂,地痞流氓横行的丛林世界!当时中国大陆也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就是香港虽然经济很发达但是精神文化方面就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后来香港顺顺当当回归中国更加加深了我们对香港人的印象,那就是香港人是一群只认金钱不关心政治的一群殖民地顺民而已!

但是2014年雨伞运动改变了我们对香港人的固化印象,特别是今年六月份开始的反送中运动使我们对香港人更加刮目相看!只有750万人口的香港竟然有200万人走上了街头!运动先后有8000多人被警方拘捕,几百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运动中诞生了一首媲美国歌的歌曲,“愿荣光归香港”,这首歌自流行之日起获得了无数人的共鸣,也赢得了世界各地支持者的响应,被译成了多种语言传唱! “何以这土地泪在流,何以令众人亦愤恨,昂首拒默沉呐喊声响透,盼自由归于这里,何以这恐惧抹不走,何以为信念从没后退,何解血在流但迈进声响透,建自由光辉香港,在晚星堕落彷徨午夜,迷雾里最远处吹来号角声,捍自由来齐集这里来全力对抗,勇气智慧也永不灭,黎明来到要光复这香港,同行儿女为正义时代革命,祈求民主与自由万世都不朽,我愿荣光归香港”!香港的年轻人头戴着头盔,面戴口罩,身着黑衫勇敢地面对着恶警的毒气弹,布袋弹,橡胶弹,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证明着香港人不只是会赚钱的经济动物,也是东亚大陆这片文明洼地的巅峰!李白有云:“赋者,古诗之流。辞欲壮丽,义归博远。不然,何以光赞盛美,感天动神?”一首“愿荣光归香港”虽然不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神作,但是这首具有巴洛克音乐风格的革命歌曲道出了香港人的心声!虽然黑暗已经降临,港人身受着巨大的恐惧,但是港人并没有放弃,依然不屈不挠地从黑暗中争取希望!港人的努力也获得了巨大的结果,国际社会开始关注香港人的人权状况,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这个结果之一!

香港人,我们心目中的南蛮子,但是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不是我们认为的唯唯诺诺的可怜虫!香港人特别是香港的年轻人团结,勇敢,严格自律,勇于进取的精神远胜于我们这些自认为天之骄子的南蒙古人!当大多数的南蒙古人浑浑噩噩为了蝇头小利苦心钻营时,作为南蛮子的香港人正在不屈地抗争!当大多数的南蒙古人在酒桌上引吭高歌圣祖的伟大时,作为南蛮子的香港人正迎着催泪弹,布袋弹,乃至实弹坚守着香港理工大学!这就是今天的南蛮子,香港人!香港人配得上香港人这个称呼,香港人配得上拥有一个自由的社会,虽然今天香港人看不到明天会怎样,但是历史告诉过我们一个规律,那就是自助者天助之!香港人一定会拥有自己的未来,不管中共政权如何强大!人权是天赋的,但自由必须是争取才能获得的!任何一个专制独裁者都不会把自由恩赐给跪倒一地的奴隶们的!我愿荣光归香港,但是我更希望有一天会自豪地的说,我愿荣光归于我的蒙古!愿长生天继续保佑我的蒙古!

H.Narsuu.

2019,12,16 日

来源:http://southmongolia.org/ch/620/